投入决策标准是指那些引导个人、厂商和政府做出合理投入决策的规则。有这些正式规则的原因是,投入涉及比较未来有危机的收益和现在已经知道要付出的成本。时间、危机、还有传统成本(如劳力),这些都是在做出理性投入决策之前应该考虑的内容。

古典的投入问题只涉及一个人,是鲁宾逊·克鲁索(Rflbinsan Grusoe)式的经济。在这个问题中克鲁索必须决定他应该为了消费提给多少固定劳动力专用于收集椰子和其他食物,应该拿出多少时间专用于加工工具。克鲁索拿出越多的时间用于投入(加工工具),他未来的状况就会越好。但是,在现在的消费方面,他却会状况更糟。假设克鲁索是理性的,他会分配用于投入的劳动力的量处于某个点上,这个点就是从额外投入取得的他主观评价的未来有危机的收益,恰好等于他主观评价的可以牺牲的消费。


在多人经济里面,在完美和完全的资本市场中,理性投入决策可以在利率的基础上做出:决策独立于个人对相对于现在付出未来危机收益所作的主观评价。在某种意义上,不管投入者是个人、厂商还是政府,利率传达给他们的信息是需要未来有危机的收益与现在要付出的成本做比较。这就是所谓的分离法则。


当经纪人费用和在证券交易中的证券交易税这样的交易成本不存在时,资本市场可以说是完美的。当资本市场包含了所有可能的金融有价证券时,可以说是完全的市场。真实世界里的资本市场,就算是在美国,也不是完美和完全的。从趋近完美和完全的美国国库证券和大企业的普通股票,到离完美和完全还很远的房地产市场和人力资本市场。同样,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资本市场几乎不存在。


投入决策最普遍的一条规则是净现价原则。在独立的投入项目中,定义项目未来收益的现价值减去最初投入费用为项目的净现价值。这条原则是说项目的净现价值必须为正的。一个项目有正的净现价值,是说它未来有危机的收益的现值超过了它的成本。现净价值原则是一种特殊的成本收益检验。


将未来现金收益转化为现值的方式是将其乘以一个系数。这个系数是以要求收益率和取得收益的时间为基础。要求收益率就是投入于有同等危机的有价证券应得的收益率。举个例子来说,有100美元的收益,并很确定能在一年之内获得。因为有很高的确定性,所以适当的系数应该由美国国库券的收益率决定。假如美国国库券的收益率是8%,那么这个系数就应该是1/(1+0.08),也就是0.9259。所以一年之内取得100美元的现值就是92.59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未来收益的现值总是小于它的面值。实际上,取得收益的时间越长,它的现值就越少;未来的收益越多,它的危机也越大。


第二个投入决策标准是内部收益率原则。一个投入计划的内部收益率是指未来收益的现值恰好等于最初投入费用时的收益率。这条原则规范应该选择那些内部收益率大于要求收益率的投入计划。


在那些最初投入支出必然带来正的现金流的“正常的”投入项目中,内部收益率和净现价值原则上在数学上等价。请注意,如果一项投入项目的净现价值为零,它的要求收益率就肯定是它的内部收益率。因为此时它的未来收益现值正好等于它最初的投入支出。


在一些情形中,内部收益率原则和净现价值间在数学上是等值的不成立。这些情形的共同点是将来收益会不断变化。一个例子就是连续的正收益后跟着一个负收益,这样为了使成本减少就只有终止投入。依照哲学家笛卡尔的“符号原则”,这样的投入项目应该有多样的内部收益率。这时,内部收益率原则就失去了原来的经济意义。


此外,面临几个互相排斥的投入项目时,受到青睐的应是净现价值越高的项目,而不是内部收益率越高的项目。当比较区别规模的投入项目时,这条规律就非常明显。一项利润超出成本1%的100万美元的投入相对于一项利润超出成本10%的1000美元投入,意味着更多的钱,也更具备吸引力。


第三个投入决策标准是回收期。这条标准很简单,就是比较收回最初投人成本的所需时间。如此简单质朴的规则掩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它只考虑了项目中很少的一部分数据。它的简单会使人们把回收期准则作为优于计算机计算的判断标准。既然利用现代计算机已经大幅度减少了运用复杂得多但准确得多的规则的成本,那么这个回收期规则就应该认为是陈旧的了。

最显而易见的投入决策标准的应用是正式解析、批准资本支出的程序,如大多数的大企业正在实行的那样。这些程序不仅详细指出哪些投入决策标准被运用,也常常指导预测关键的易变的成本项目。调查目前实际的商业惯例做法显示,人们越来越多的运用内部收益率和净现价值标准,而不是相对容易但不准确的回收期标准。


当投入支出受资本预算的限制时,人们常用到另一种决策标准。这种决策标准是由净现价值标准变化而来,叫做可盈利指标。可盈利指标是投入计划未来所得收益的现值与它最初投入费用的比值。如果有多个投入计划,它们都有硬的现在净价值,它们也都在资本预算之内。但是,资本预算不可能同时支持这么多计划,这时最佳的能够选择实现的计划应该是有最高收益率计划。


理论上,净现价值原则应该像适用于私人投入决策那样适用于公共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例如水坝、灌溉和其他水利工程,运用成本效益解析则会涉及未来有危机的收益与现在付出成本的比较。在评估公共投入项目时会遇到的一个特殊的问题是如何定量未来收益。因为这些物品和服务的价格市场是无法提给的。另外,当用一个人工设置的低利率去证明应实行的最大项目数时,可能会遇到政治上的压力。由于在公共投入中,运用净现价值和其他类似标准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就可能用到建立在“要求”基础上的主观评判。


这里有内部收益率适用于债券、股票市场的两个特殊例子。第一个是收益,更确切地说,是债券到期收益。由于债券有市场价格(不管是高于还是低于票面价值)、它承诺的利息和本金,收益代表了一个债券的内部收益率。


第二个特殊的例子是普通股票的市盈率。市盈率是普通股票市场价格除以企业每股收入。市盈率是收入价格比率的倒数。收入价格比率可以解释为普通股票的内部收益率。当一个股票有搞得价格收入倍数,发行该股票的企业相应的有一个低的必需收益率。这是因为此时市场认为这个企业财务状况良好,有很好的利润增长前景。

上一篇:មហាសេដ្ឋីលេខ១ វៀតណាម កំពុងផ្ដោតលើទីផ្សារទឹកជ្រៅ ដើម្បីវាយលុកផលិតផលខ្លួនទៅទីផ្សារពិភពលោក 下一篇:Top 4 Reasons Why ‘The Customer Is Always Right’ Is Wrong